生花

从头到尾都是私设 满屏ooc

其实是刀(x)

 

李相赫养了一只青蛙。

起因大概是,跟李汭燦聊天时,对方提起最近在中国,有一款很火的小游戏叫旅行青蛙,养起来很方便不费时间,汭燦说哥可以尝试一下。

听起来很无趣啊。

李相赫摆摆手,转头还是进了app store。

过场动画后是取名环节。李相赫抿着嘴想了很久,以s3操作劫的手速打出了“marin”五个英文字母然后按下了确认。

大概的规则李汭燦都同他说了,新手教程走完,marin小青蛙背着包袱出了门,李相赫盯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愣了愣,进了商店挑了实物帐篷和头巾摆在桌子上,然后退出了游戏。

他偶尔会上去看看。青蛙大多时候不在家,桌上的食物被带走,邮箱里有新的照片,都是不同的地方。

他忽然觉得这只青蛙有点可爱。

后来进了世界赛,从小组赛开始每场比赛都仿佛比想象中吃力。李相赫舍弃了那一点陪着小青蛙看照片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在训练赛和个人rank里。

他想要三连冠。

虽然这可能比想象中还要艰难。

 

打兔子队比想象中要艰难得多。对战RNG五把加里奥几乎可称得上是背水一战。S5以来状态最差的一届skt,跌跌撞撞闯进决赛,却还是倒在了冠军门口。

李相赫已经不想回忆第三局结束是个什么心情,大概比记忆力还要痛苦和无能为力。只是现如今,收拾好一切准备迎战下一届s赛时,他偶然切进了旅行青蛙,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上过线,庭里三叶草长了满园。邮箱里有许许多多的特产和照片,可是日期都是很久以前。

Marin好像不见了。

李相赫以为自己不在意。可rank间隙切进庭院的频率却比往常还要高。

青蛙还没回来。明信片和特产也没有。

他第一回有些焦虑。

 

又过了几天,小Marin还是没有动静。李相赫rank时恰巧排到了李汭燦,像是顺口般问了一句。

于是那天scout的直播间里就看见假武汉主播回头冲队霸飚中文。

“田野,你们玩的那个什么青蛙,突然不回来了是什么情况?”

“哦,你说那个旅行青蛙啊,太久没上东西吃完了吧。你往桌上扔点吃的,过两天就回来了把。”

李汭燦无视弹幕里飘过的“田老师怎么这么熟练啊”“多多你这么少女心的吗”“我队现在画风有点奇怪啊QAQ”等疑似痛心疾首的语气,原话转达给了李相赫。

彼时李相赫的四叶草已经攒到了三千有余,他同李汭燦道了声谢,进了商店,先在实物里挑了最贵的一档买了两样,然后来回逛了几圈犹豫了一会,还是买下了价值三千的幸运铃,一道摆在了桌子上。

 

又过了两日,李相赫像往常一般上线收四叶草,却被新跳出的通知栏晃了眼。

“marin”这个英文单词夹杂在看不懂的日文里,新的cg和特产被他随手保存,在庭院收了四月草,而后切回房间,小青蛙待在桌旁,安安静静吃着午餐。

李相赫怔了一怔。

随即,训练室的门被推开,本不该出现在面前的人一步一步走近,笑意温柔,伸手冲李相赫递上了一份小纸包。

“相赫,我来基地试训。”

“这是济州岛的特产,我刚从那回来,给你带了炸鸡。”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