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花

清秋(韩伞)

傻白虐。

逻辑成迷。

烂尾。

BE。

(本来是社团交文然而我顺手贴了LO 出问题秒删)

清秋(韩伞)

1.

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时,苏沐秋已经醒了。

揉了一把乱糟糟的头毛,踩着人字拖出了卧房进了隔间的实验基地。

洗净双手,一面打着大大的哈欠一面开始继续未完的工作。苏沐秋拾起桌上精巧的矛器,开始第三百五十二次尝试在指甲盖大小的空白面积上铭刻一个上品反隐身符文。

基于凌晨两点半从梦中惊醒后突然产生的灵感,在废去一整包上品符文石后,苏沐秋盯着矛器上一闪而没的浅金色魔法阵图,镇定地扒了扒毛,开始思索要不要在测试完之后去认真洗个头,右手却已经握紧了矛柄。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在空中虚虚绘出阵图,右臂往前一拉刺出一个矛花,其尖正中阵眼,下一刻实验室内光芒大作,门旁一个男人的身影自虚无处渐渐显现。

……等等,显现?

WTF?!

智商瞬间回归本体,苏沐秋一绘一刺,手中精矛即刻由迷你玩具变回了杀人凶器。此刻趁手的两把短枪不在身边,苏沐秋也只能操着并不熟悉的矛器匆匆迎敌。

男人不慌不忙同他对了几式,抓着一个空档反手一招便缴了长矛,左手则死死扣住苏沐秋的右腕,确保完全制服了眼前人之后方才沉声开口。

【我没有恶意。】

苏沐秋看了一眼被攥的生疼的手腕,对这个声明持保留态度。

男人看了他一眼,缓缓松开了左手,重申了一次。

【我没有恶意。】

声音低沉,却意外地好听。

苏沐秋摆了摆手不予置评,在男人开口之前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哥知道你突然出现在这肯定是找哥有事,但是能不能先容哥洗个头?】

男人看了一眼他油光发亮的毛色,也没计较十八岁孩子一口一个【哥】的行为,只是点了点头。

二十分钟之后,苏沐秋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黑毛再度进了实验室。男人依旧站在原地,身形挺拔,脊柱被拉成一条直线,未着军装,却可眼见军人风骨。

苏沐秋耸了耸肩,看着那位爷似乎也没有坐下慢慢聊的意思,于是自顾自找了个椅子安顿好,开口就是一串保安专业问候语。

【你是谁从哪来到哪去来这想干啥怎么进来的?】

男人低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复。

苏沐秋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男人同样不闪不避正大光明同他对视,一阵诡异的静谧之后,苏沐秋默默放弃了这毫无营养的对峙。

【刚才对的二十招里你一口气刷出了十五个不同的魔法符文,每一个符文都从祭阵改成了瞬发。哥自认也是世上数一数二的锻造师,研究了五年的却邪用尽了高级学院几乎所有的顶级材料不过将将刻上十二个符文,瞬发一说更是技术上无法逾越的天堑。】苏沐秋扶了扶额,【还有最后控制住哥的那一招,基本武力值似乎已经超出了官方公布的极限啊……这位爷,您到底打哪儿来的?】

(来自星星的老韩【咦)

漫长的沉默之后,男人终究还是开了口。

【韩文清,霸图队长,来自五年之后。】

2.

世界上有片土地叫荣耀大陆,里边有一帮跟地火水风玩得兴致勃勃的疯子叫灵师,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他们组建了一个联盟来维护世界的和平。后来发现这项任务工作量太小,于是决定一年打一场群架来增【zhao】加【dian】实【le】力【zi】。

这是苏沐秋对所谓的灵师联盟的全部认识 。

因此,即便他于火元素上的天赋相当不俗,一手枪械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却仍旧渐渐淡了对灵师的兴趣,反是一心研究起了灵师所用的武器。

事实证明他在锻造一道上的天赋更甚与火元素沟通,半年炼制,两年完善的一对枪械,出世起即被学院教授奉为珍宝,已经在学院仓库的最顶层供学员瞻仰了三年。而他手中这即将完工的长矛,韩文清却也是知晓的——五年后,被奉为荣耀第一人的叶修,便正是依着这名为【却邪】的神兵利器纵横荣耀。

而如今韩文清出现在此,也正是与此事有关。

【哦。所以找哥什么事?】

【确保三天后,你会因意外身亡。】

起因是五年后的联盟大比,叶修手持却邪凭一人之力战到最终。最末一战里突兀用出的反隐身符文则是震惊了整个联盟。叶修借机提出欲请联盟大师施时空之法送他回到五年前,助苏沐秋——却邪的制造者逃过死劫。

联盟高层斟酌了许久,终究仍是应允——这却也是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反隐身符文的出现,于荣耀几乎有着跨时代的意义。倘若得到大规模的推广,困扰大陆近百年的影魔将不再是心腹大患。

风暴之下,终究还是有足够冷静的人存在。譬如韩文清所在的霸图小队,便清楚地意识到这一行为的疯狂。时空类的灵法本是禁术,改变历史的后果更是要由施术者承担。且不说延长苏沐秋的寿数所需付出的代价,若是他当真存活至今并将反隐身符文大范围普及,所带来的影响与所需要的能量,又怎会是区区几个灵师能承担的起的?

韩文清并不清楚叶修突然疯狂的原因,却仍是果断接下了任务,借助为数不多的几个清醒的时空系灵师的力量,回到了五年前。却因那几位灵师比起联盟里的元老终究还是差了几分,时空定位上出现了七日的误差,于是韩文清便抵达了苏沐秋的实验室,看着他不分日夜赶工了四日,亲眼见证了反隐身符文的出现,更是有幸成为了它的第一个试验品。

苏沐秋走到韩文清面前,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没病吧你?要哥死哥就去死?要是哥三天之后不出这个门,你还准备直接动手把哥弄死?】

韩文清并没有回话。

将计划直接道出,一半原因是他惯来行事光明磊落,并不愿意做那些偷偷摸摸害人性命之事。另一半,却是因为他也知晓,苏沐秋这等级别的锻造师,对能量一事自当知之甚详。擅自改变历史的代价,他知道没有人负得起。

果不其然,苏沐秋冲着他嘲讽了半天,却终究还是正了神色,回了位置上懒洋洋的坐下,双眼紧闭,瞧不见眸色。

【就算要哥去死,也得先把事情给哥说明白吧。】

韩文清的叙述极有个人风格,简单明了,并不添油加醋,却也绝不会刻意隐瞒些什么。因而话音落下,苏沐秋本能地没产生任何怀疑,而是开始认真思索这近乎荒诞的故事。

【叶修那小子,同哥算是发小吧。】

大户人家的孩子放弃了富贵荣华,因着对灵师的兴趣偷跑出家门,偶遇了一对父母双亡,相依为命的兄妹。天赋检测证明了那个孩子近乎疯狂的选择并没有错,于是三人一起入了灵法高级学院,孩子与妹妹专心修习如何沟通与驭使天地元素,哥哥却因为个人喜好的原因转向了辅助系的炼金类。三人原本以为会一起平平安安走到最后,却终是天有不测风云,苏沐秋在十八岁的那年,不幸身陨。

于是最终,韩文清悟了叶修疯狂的缘由,苏沐秋明了自己无可改变的宿命。

3.

剩余的三日里,韩文清陪着苏沐秋,任由时光不紧不慢地流淌。

头一日,苏沐秋以【哥觉得你这水平应该还干不过叶修】为由,要来了韩文清的拳套,呆在实验室里,操着为数不多的顶级炼金材料埋头工作了一整天,最后看着更上一层楼的成品得意地笑了笑,将东西抛给韩文清的时候,神情一脸嘚瑟。

韩文清忽然便想起了霸图小队里宋奇英每每于完成任务后闪着光的眸子和一脸羞涩却骄傲的模样,回忆着往昔的动作,走过去想揉揉苏沐秋的头发,却在手将将触及到发梢时即被一下拍开。他有些诧异的低头,看见苏沐秋一脸嫌弃的表情。

【滚滚滚,别把哥当狗摸。】

韩文清想了想无辜躺枪的小宋,觉得这个熊孩子似乎有点难伺候。

第二日,苏沐秋进了储藏室,抱出了一堆学校交代的要求改进的兵器。有两件韩文清是认识的,正是霸图小队里他的队员相伴多年的武器。苏沐秋听闻还有这档事便一下子来了劲,搬了个椅子坐在韩文清身边磨着一定要他讲讲。韩文清并没有对付熊孩子的经验,过了一会也是无奈,就顺便讲了讲张佳乐万年老二的幸运E体质,还有张新杰即便在外出执行除魔任务时依旧雷打不动早睡早起的生活习惯。

讲到一半苏沐秋就已经笑到了几乎生活不能自理,在实验室的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捂着肚子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喂喂喂……新人赛挑战赛队内赛联盟单人赛次次第二到底是什么鬼体质啊?!打怪打到一半看一眼表然后停止刷治疗术丢下一句【我要睡了】就撤这种神队友居然能混成霸图副队?!老韩你能活到今天没被气死哥也是服气哈哈哈……】

脱口而出的【老韩】让韩文清莫名怔了一怔,却是不曾计较少年对自家队友的诸多吐槽。待苏沐秋笑够之后,蹲在地上冲少年伸出手,将他一把拉了起来,而后继续安安静静站在旁边,看着苏沐秋一面忍笑一面对着枪械与法杖【重点关照】。

然而,看到修改完之后,枪械之上叠加的【幸运值+50%】的BUFF与法杖内强行加上的【副队要睡觉啦牧师要撤啦队友们做好准备啊】的定点闹钟,韩文清觉得,自己的队员内心,应该会有一点崩溃。

第三日,苏沐秋却并不想继续工作一整天。对却邪进行了最后的完善,将它放入了成品仓库,然后默默走上了二楼东侧的房间,倚在窗边发愣。

这是整栋实验楼里,唯一能看见外面的地方。正对着窗的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苍松翠柏遮天蔽日,阳光自缝隙间斑斑驳驳地洒下,瞧着并不刺眼,却有些别样的暖人。

韩文清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里,此刻站在他的身边,同样看着窗外,背脊依旧挺得笔直,却似是瞧不清眸色。

远处,一棵参天古树忽而生生褪去绿意呈了枯败之状,却未曾窥见其余异动。韩文清神色一凛以掌画拳出手即是全力一击,可其间灵力却是径直越过了森林再度化为了一片虚无。韩文清怔了一怔,似是明白了什么,面色更黑了几分,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苏沐秋知道,时空穿梭本已是禁术极耗灵力,如今韩文清于异时空一待便是七日,想要撑住,也唯有断了同这片世界的联系。换而言之,他所有的言行举止,只有苏沐秋能看见听见,也只会对苏沐秋产生影响。

故而,他只能站在原地生生看着魔物作祟,却是无能为力。

苏沐秋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只是沉默。

【那是影魔。】

苏沐秋有些惊讶地抬头,同他四目相对,在一片深邃的眼眸里,似是生生窥见了一分痛惜。

【没有反隐身符文,这帮畜生便可在荣耀大陆上肆意妄为。】韩文清顿了一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仗着身形不显做尽恶事从不收敛。联盟那帮人之所以同意叶修那个近乎神经病的提议,跟这帮畜生关系也大得很。】

看着苏沐秋有些奇异的神色,知晓自己的口气同以往相较着实有些不同寻常,韩文清偏过头去,一字一顿,清晰可闻。

【二十五年前,我的父母,就是死在这帮畜生手里。】

下楼之后,苏沐秋再度向韩文清要来了拳套,一个人进了实验室,反锁大门,将韩文清关在了外边。

【在外边安安静静候着,让哥看看还能给这玩意加点啥BUFF。】

知道那个男人一定站在门外,身形同往日一般笔直。苏沐秋笑了笑,拿起工具,开始尝试在几乎不见的空白里,留下最后一个附魔。

刚才,其实他很想问韩文清一句,既然他对魔物如此痛恨,又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前来,阻止叶修改变他的生死?

是,苏沐秋知道,韩文清也知道,倘若明日他不敌叶修致使苏沐秋当真被改了生死,那么韩文清的性命,同样会作为能量被规则吞噬。可是即便如此,他仍旧义无反顾地弃了血仇忘了生死接了任务,选择不顾一切地阻止那些不该发生的事情。

左肋下那颗心脏跳动的频率似是比以往要快上几分,苏沐秋闭上眼睛,只觉得脑内一片空明,再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更加清醒与专注。于是他睁开眼,在手中的拳套上,近乎一气呵成地,刻上了一个新的符文。

驱动之时,只见微光泛起,笔画交错纵横,逐渐蔓延成一个熟悉的纹路。

苏沐秋长出一口气,拎起拳套推开房门,直接扔给了韩文清。

【老韩,明天见。】

轻飘飘丢下的一句话,却似极了诀别。

4.

那日,苏沐秋起得很早。

搞定一切琐事之后,递交了实验室归还的报告,苏沐秋带着东西从正门离开。最后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银白色高楼,笑了笑,转身前行。

身后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韩文清,神情严肃一如往常,若是走在路上,想来相遇的行人大都会自觉交出钱包?

被自己的猜想逗乐了,苏沐秋嗤笑了一声,引来了韩文清奇怪的一瞥,刚想凑过去好好吐槽一番,却忽然发现,双脚似是陷在地里,无法动弹。

灵力乱流。

此刻,大抵已经知道自个死法的苏沐秋在心里默默扶了个额,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张佳乐同学,忽然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果然是自古枪兵幸运E啊。

还没感慨一会,右手忽然被紧紧抓住,当是有人正在用力想将他拉出绝地。苏沐秋偏过了头去,映入眼帘的是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纵是因时间流逝而带出了几分陌生的模样,可苏沐秋终究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那是叶修。

韩文清的反应也着实不慢,抽身而上抓住叶修的那只手便是一阵猛击。叶修却是不曾松开,一贯吊儿郎当的眸色亦是换了坚持与认真。右手幻出却邪同韩文清相斗,一下却也打了个旗鼓相当。韩文清生生抗下一击反手抓住却邪,右膝向上一顶便有清脆的骨裂声响起,可叶修却仍旧未曾松了左手,咬牙引发了却邪上的抗拒符文,生生将韩文清震退了三米。也正是趁着这片刻空隙,腾出右手抓住苏沐秋,欲将他拉出灵力乱流的范围。

可苏沐秋却摇了摇头,反手扣住了叶修的手腕迫使他松开。

【沐橙你那可给哥照顾好了,别让哥再下边还不省心。】

说着便朝另一头喊了一声,【老韩,咱能给点力嘛?把这傻缺看住了别给哥在这添麻烦成不?】

韩文清几乎是闻声而至,一气激发了十三个符文死死困住叶修,双手一左一右扣死叶修的腕骨,不再给他向苏沐秋靠近的机会。

只见灵力乱流愈发汹涌,几乎快要没过苏沐秋的面容,叶修急红了眼一记肘击便送了出去,只见韩文清不闪不避生生接下,神色不变,开口吼了一句:【叶修你他妈别给老子犯傻!】

叶修恍若未闻,仍是不要命般奋力攻击,却是再未曾挣脱出去,只得眼睁睁看着苏沐秋,一步一步,入了死途。

苏沐秋看着两人缠斗,看着韩文清死死制住叶修不容他前进一步,看着韩文清眼里难以辨明的复杂,过去十八年的记忆在脑子里一帧一帧闪过。

他知道以后,沐橙会过得很好,叶修也会过得很好。

他知道他一手炼出的却邪会在战场上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他知道五年后整个荣耀会因为反隐身符文记住他的名字。

再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苏沐秋这样想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直到脑海中定格成一张男人的面孔,苏沐秋忽然睁开眼,韩文清依旧挺得笔直的背脊落入了他的眼里。苏沐秋看见他的神情同往常一般严肃,仍是那种行人看见就会不自觉上交钱包的严肃。

苏沐秋忽然就笑了,原本满足的心底再次空出了一个大洞,却再也没有机会填满。

韩文清。

很高兴遇见你。

再见。

尾声

正是秋日。

结束一个S级任务,按照惯例,霸图全队该放假一周修整。拒绝了队员们一起出游的提议,韩文清独自一人乘着联盟配发的飞行器,来到了墓园内,一座仍算干净的墓旁。

他不发一语,默默理净了杂草,将已有些枯败的花一一换去。直至坟堆重新变得干净整洁,他才在坟前坐下,洒了一杯清水在坟前,自己却摸出一壶烈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

七年已过,他的背脊却依旧笔直,眸色依旧透出锋锐,神情严肃如往昔。一切同七年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同,除却每年今日,他都会来到这里,陪同长眠十二载的故人枯坐一整日。

十二载。

可于他,却分明只过去了七年。

七年前,苏沐秋身死的那一瞬间,他同叶修被时空规则强行带回原处,他记得叶修那一刻近乎愤恨与绝望的眼神,也记得他那一刻,几乎空落的心。

伤好之后,叶修来同他打过一场,招招致命,毫不留情。韩文清不躲不闪任他出气,直至口腔内血腥味蔓延开来也没张口说过一个字。

他觉得这顿打该来,虽说如此选择,他问心无愧。即便再来一次,他依旧会选择看着那个清朗的少年走上绝路。

可他韩文清,的的确确欠了苏沐秋一笔债。

而且再没有还的机会。

他同叶修都清楚,一个时空点,只能容纳一次异乡客的到来,若是再次前往,等待着的只有时空的崩塌。

也就是说,苏沐秋当真已经死在五年前的那个清晨,再无转圜的余地。

回归之后,引动时空穿梭的那几位因为灵力耗损巨大致使实力倒退了好几个等级,却什么都没有换来。

偶尔韩文清也会想,这他妈算是个什么事。

好像这一场兴师动众的徒劳无功,只是为了让韩文清同苏沐秋,相遇,相知,再相离。

这他妈都哪来的傻缺想法。韩文清摇了摇头,把某些近乎软弱的思绪甩出脑海。

他仍是霸图的队长,为了霸图与荣耀一如既往不计生死。却习惯在那个清晨赶到他的墓前,祭上一杯清茶,独饮一壶烈酒,而后枯坐一整日。

“叶修娶了苏沐橙,离开了嘉世,自个拉了只叫兴欣的小队,拿着你打的千机伞,拿到了冠军。”

“反隐身符文今年被折腾出了配方,影魔那帮畜生也被灭了个七七八八。”

“却邪被叶修捐给了联盟,现在呆在博物馆里,三百一张的参观票。”

……

随意说了些近况,韩文清便又陷入了无言的境地。他默默拾起两个拳套,催动了符文,有光芒乍现,一笔一划蔓延出的纹路,渐渐拼成了【清秋】二字。

左拳为【清】,右拳为【秋】。

那是苏沐秋在最后一日为他铭刻的反隐身符文。

也正是一切的开始与终结。

清秋相遇,亦是清秋相离。

韩文清想,苏沐秋的意思,他已经明白了。

起身,前行,接下来的路,自当一如既往。

带着昔日少年心底的荣耀,一如既往地走下去。

评论(9)

热度(16)